Altaba电话会议实录:抛售阿里股票对股东有利

     美国网络门户企业雅虎的大部分资产被电信公司Verizon收购之后,剩下的阿里巴巴股份等资产组建成为一家名为Altaba的上市公司。据外媒报道,Altaba宣布将会清算和解…

  

Altaba电话会议实录:抛售阿里股票对股东有利

  美国网络门户企业雅虎的大部分资产被电信公司Verizon收购之后,剩下的阿里巴巴股份等资产组建成为一家名为Altaba的上市公司。据外媒报道,Altaba宣布将会清算和解散,其所持有的阿里巴巴集团股份将对外转让,拟转让的阿里巴巴股份价值约为400亿美元。

  Altaba在美国东部时间4月3日上午8时举行电话会议,讨论清算、解散以及相关事项的细节。Altaba CEO Thomas J. McInerney等高管参加了分析师电话会议。

  分析师:股东可能更希望以派发股票的形式来处理阿里巴巴的股票,能否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不愿意这么做吗?

  CEO:这个可能是出于交税方面的考虑,这就解释了我们为什么更希望把阿里巴巴的股票变成现金。如果是分配给股东的话,股票派发是最直接的做法。但是我们不这样做的理由,之前也在内部讨论中提到过,是有关于税款的考虑。我们也知道派发股票操作起来更容易,相信我,我个人也希望这样做,虽然有种种好处,但是这种做法却在一个方面影响了全局,那我们只能另谋他法了。通过研究以及相关建议,我们认为抛售股票获得现金的做法也是很可行的。我们面对的股票以及市场的流动性很高,我们相信这样的做法对股东也是有利的。

  CEO:这主要取决于SEC的审查和分配。中间会有评论,回应,我估计大概会在夏季快结束的时候举行,但是具体时间可能会因为中间程序而提前或者推迟。

  CEO:在股东会议之前,我们可能会抛售一半的阿里巴巴股票,我们不需要股东投票来做这个决定。股东投票主要会用于清算和解散计划。我们认为在股东投票前进行抛售比较好,并且我们在抛售前也会发布通知。

  分析师:我的问题是有关于税务方面的。目前为止你们的工作还是有关于2018年股票转让,2019年的股票转让是不是还要走一遍这样的流程?如果是的话,能说一下具体的时间节点吗?

  CEO:只有交易进行之后,我们才能发出报告。我们一直都缴纳了应缴的全部税款,无论是2018年的交易还是2019年将要进行的交易都要缴纳全额税款,有关于本次清算的阿里巴巴的离岸运营也是一样的,我也希望2018年所做的工作、讨论和建设性的过程也能给2019年的交易很大的帮助,因为两者会有很多共同点。

  CEO:因为这几次交易时间都很久远了,所以我不会谈太多。我提出了这两次交易,是因为它们是实际的交易,也是税务相关事宜的经验,其中一个交易是向阿里巴巴直接售出,另外一项是IPO股票抛售,这有利于我们确定清算前分配数量。这两项交易进行时所依据的法律是以前实行的,我只能说我希望这两者能一起在清算和解散过程中一并解决。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税务这方面具体情况什么时候能公布?2018年的税务相关事宜是否会影响到解散前清算的首次分配吗?还是说要等法庭裁定?

  CEO: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我们预料不到的变故。但是我们认为,即便是我们收到了2018年交易无税的裁定,这也不会影响到解散前清算的首次分配。原因是这个问题涉及范围太大,过程太复杂,为了整个董事会还有股东的利益,我们必须要非常确定一定能得到解散前分配中应得的资金。我们从2018年的交易中也得到了一些经验,但是这依然不会影响到首次分配。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除了已知索偿和或有索偿,还有您之前提过的税务相关部门,还有哪些类别的索偿呢?

  CEO:我认为主要有三种。第一种就是税务部门,这一点我已经提过的。第二种就是我们如果在完成了清算和解散过程后,还可能会出现或有索偿;第三种就是普通的在诉讼或者是其他方面我方对某方有欠款。要确定我们究竟对谁有欠款或者可能有欠款是挺困难的。但是我们已经尽我们所能了。举例来说,一旦董事会作出了决定,要花多长时间来做委托书,一旦有了这样的决定,如果我们到时候面临着索偿要求,我们会尽快做出决定。到目前为止,这一整个过程的成功就在于有能力取得一个合理的、良好的成果。我们会努力推进这个过程,让法庭的裁决产生正确的结果,因为我们可以进行反应、回应或者是拒绝。相关专家估计整个过程,从我们向法庭递交了文件开始,大概会花费12个月的时间。

  巴克莱银行分析师:您之前展示的表格显示,税务债务的可能准备金要更高一些,这个表格中的可能税务债务准备金是否包含了递延负债和其他债务负债?

  CEO:这个表格中显示的估计范围,是有关于整个分配,没有专门写明跟中国有关的税务分配,包含了联邦税和地方税,还有抛售和分配阿里巴巴股票所欠的税款。税款准备金也会包含在内的。

  分析师:您之前提到过如果要抛售阿里巴巴的股票,就会保持比较高的透明度,比如抛售的时间?是否会提前一天给出通知?

  CEO:抱歉这个方面我不能说的很具体,我们认为,我们的股东持有我们股票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依旧想与阿里巴巴保持联系,并且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实现这一目的的机制。股东的想法各不相同,我们认为保持透明度符合股东的利益,所以这就是我们的意图,我不能确切告诉你这个过程要花多长时间,以怎样的形式进行,很明显,我们能做的就是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意见准备委托书,加入具体细节,分别递交,或者做几份不同的说明,这可能一次性做完,也可能会分开做,也就是说,接下来我们会做“某件事”,这件事不是我们全部的计划,是计划之一,直到我们做出了更多的判断,决定或者考虑了另外的市场因素等等。总而言之,我不能给你具体的描述,我能做的只是给一些预警或者信息,你可以就此调整自己的意图和决定。

  CEO:其中的很多原因在委托书里面已经阐明了,阿里巴巴此前已经用多种方式告知我们,并没有兴趣与我们进行交易,并且立场一直没有改变。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提出不一样的方案,我们也可能会改变决定。我们并没有完全排除进行交易的可能,如果有哪方提出了这种方案,我们也会考虑的。

  在之前很长时间,我们都进行了这方面的考虑。我在雅虎董事会任职期间,我们有很多的替代方案,这些方案都旨在减小或者消除公司税务负担,为股东谋取利益。中间发生了几件事,其中一件就是企业税大幅下降,这是税务改革产生的结果。我们必须得越过障碍,因为我们着手的每件事都非常复杂,有些时候可能需要其他人的参与。有很多替代方案各有各的好处,但是实现起来也更困难。因此,经过我们内部的专家讨论,还有很多其他专业人士的意见都表示,我们决策的最终目标是要让股东更多地获得获得NAV的资产(资产净值),如果我们不进行交易,那么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我们把股数减少45%,这会大大减少公司资产,实现这样目的的方法在法律的框架下是很有限的。如果这是唯一的办法,就可以先做一些准备。去年夏天,我们当时非常青睐“交换”方案,可以更快地进行债务解决相关讨论。现在再去考虑这个方案,这最终会降低我们的资本收益率。可能刚开始会更快的收集资金,但是最终的结果不理想。现在的决定是唯一一种把所有资产以NAV的方式返还股东的方式,并且最终的结果也说明它是合理的。

  CEO:向股东分配股票或者销售股票获得资金分配给股东是需要交税的,按照美国联邦税率和州税缴纳,我们也提到过,这会有一定的可变性,但是我们估计税率会与2018年我们进行的“交换”采用的税率保持相同。

  CEO:我们不认为股东自己可以自行作出这样的选择,董事会会做出决定,是分配股票、现金还是两者都有,这样每个股东都是一样的。因为它是流动性债券,如果我们分配现金,就可以自行使用,如果是股票,股东也可以抛售来获取现金。

  CEO:这个百分数指的是在第一次分配中的NAV,我们在数月前就进行了这方面的估计。并且会对最终的判断提供参考。我们董事会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得出这个数字,可能也会根据实际情况有所改变,最终分配中,董事会会根据全局作出决定。造成差异的一个原因是或有费用,另一个是对于州税估测的不同,我们之后会公布更多信息。

  分析师: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中国方面不在特拉华州提出税务索偿,是不是就意味着不需要储备部分资金以应对中国方面的税务?

  CEO:中国法律规定,在特定税务上有十年的追诉时效,我们的顾问曾说过,如果说我们得到的判定是不需要交税,那就是不需要。如果我们把没有税款的消息提交法院,法院也表示同意,那么我们就可以自由分配我们预先留存的资金。

作者: admin1

为您推荐

广告

广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1-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3638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