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荒”向中西部蔓延:村干部招不到工或停职

  为了给工业园区招工,村干部被下达了招工指标,完不成招工指标的村干部或被停职。为此,就在春节期间,这些村干部进行了热火朝天的招工走访工作,年后还有村干部准备去外省招工。   21…

  为了给工业园区招工,村干部被下达了招工指标,完不成招工指标的村干部或被停职。为此,就在春节期间,这些村干部进行了热火朝天的招工走访工作,年后还有村干部准备去外省招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江西某县的情况就是如此:为了给工业园区招工,村干部被下达了招工指标,完不成招工指标的村干部或被停职。为此,就在春节期间,这些村干部进行了热火朝天的招工走访工作,年后还有村干部准备去外省招工。

  2月13日,西安率先在二线城市中发布最低门槛的户籍新政,这一新政的特点是,不仅对大学生放低门槛,同时对技校毕业生以及技术人才的落户也放开。

  2019年春节刚过,江西某县的村干部们在经历了热火朝天的春节招工后,又准备外出到其他省份招工人。

  据了解,2018年该县招商收获颇丰,抢占了沿海城市向内地产业转移的红利,引进了20多家电子类工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当地已经建设了科技园,重点布局电子电器产业,2019年将还有更多的工厂入驻。

  一位老家在当地的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告诉记者,他春节回到江西老家后,发现“招工难”确实成为当地村干部的“年关”。

  据当地村干部介绍,现已经入驻县工业园的企业招普工要求,是年龄在18-50岁。“年龄要求最初是18-40岁,但因为招工难,将年龄上限提高到50岁,工作时间多是7:30-12:00和12:30-18:00。工人发计件工资,一个月正常情况能做到2500-4000元左右,企业还给员工交五险一金。”

  2月1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该县城一家电子企业招工负责人,对方表示,普通技术工人月薪3000元左右,技术主管月4000到6000,目前不好招人,“离招满人还差很远”。

  上述博士在调研中发现,原本在东南沿海的一些企业为了降低人工等成本,将产业转移到内地。“但中部县城招工也不容易。和我同龄的年轻人,大多愿意去广东和浙江打工,收入高于县城,且大城市生活更热闹。”

  这位博士指出,从沿海回流到家乡的工人,大多是因为成家后需要照顾孩子,但企业的工作时间与留在县里的劳动力对工作时间的需求不相匹配,村里的人更愿意去一些小作坊去打零工,在照顾家里的同时也能挣钱。

  为此,当地政府在解决“招工难”问题上下了狠功夫。在当地召开的春节前工作安排部署会上,春节期间产业园招工、招商引资、森林防火、农村垃圾治理等都是重点工作,其中招工被列到了首位。

  地方要求在招工问题上蹲村领导亲自抓,还要求各村对在外务工人员进行摸底排查,将其就业意向、相关需求登记在册,积极帮助有意向回乡就业的人员联系相关企业,为其就业提供方便。

  上述武汉大学博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地要求年初六每个村带去参加招聘的人数不能少于20人,初八时不能少于15人,初十不能少于7人。

  “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书记们就要被停薪停职,专门做招工工作,直到完成工作任务才能恢复。某村村干部的招工任务是2019年要找到88位工人到企业去上班,工人要连续工作满3个月,才算完成招工指标。”他说。

  而最新消息显示,经过当地政府与招工单位协调,招工单位同意将拿计件工资的工作时间进一步放宽,希望能招到更多工人。

  随着人口红利的下降,江西某县城的案例绝非孤例,据媒体报道,湖北、四川等中西部多地县城工业园,都出现类似的“一工难求”的情况。

  而与县城积极招工的情况类似,一些中西部城市在新年后进一步放宽户籍政策,西安的户籍新政甚至升级到全面的人口战略,落户门槛降到几乎是二线日,西安发布《西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放宽我市部分户籍准入条件的通知》(下称《通知》)。其中,在学历落户方面,普通高等院校、中等职业学校(含技校)毕业,或具备国民教育同等学历的人员及留学回国人员。凡符合相关条件人员,可迁入西安市落户。

  符合落户的条件包括,具有本科(含)以上学历的,不受年龄限制;具有本科(不含)以下学历的,年龄在45周岁(含)以下。此外,全国高等院校在校学生(教育部学信网在册人员),均可迁入西安市落户。

  新政升级前,西安的政策规定的学历落户年龄条件是:具有本科(不含)以下学历的,年龄在35周岁(含)以下;具有本科学历的,年龄在45周岁(含)以下;具有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的,不受年龄限制。

  西安此次新政最大的变化是对本科(含)以上学历的无年龄限制。另外,新政还增加了“凡在我市依法注册登记并正常经营的市场主体,其法定代表人、员工和个体经营者可迁入本市落户”。

  新增的“投资创业落户”,将原“投资纳税落户”和“青年创业落户”合并,同时取消了纳税金额和年龄限制。

  无疑,西安2019年的新版落户政策,在专业人才落户、技能人才落户、安居落户、学历落户、购房落户等多种落户形式上,均再次大幅放宽条件。

  对比武汉、成都的政策来看,两地在本科生落户上均有年龄限制。南京、成都等二线城市也均对本科生落户有年龄限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到两位90后甘肃籍985高校毕业生,他们均选择了在西安落户。然而,大学毕业后他们目前都在北京工作,暂时没有回西安的计划。不过,在他们看来,西安依旧是西北的中心城市,能吸引甘肃、青海和陕西地市的年轻人落户。

  西安高新区的一家高科技企业负责人介绍,在招人方面,近两年没有高端人才明显增加的迹象,但是随着西安高调实施人口战略的实践和宣传,让更多外地商人看到这座古城的活力和固有的科教人才优势,对城市招商有利。

  而西安的“新一招”让这座城市在人口上有了更多的“动能”。从2018年的城市迁入人口来看,2018年全年迁入的新西安人接近80万,其中,博士以上1253人,硕士研究生26762人,本科生237543人;人才引进32126人,学历落户和人才引进占总迁入人口的63.5%。

  一家已在武汉开设第二总部的创新教育企业负责人在春节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选择在哪里开设第二总部,成本考量只是一个方面,关键是要看能否招到人。

作者: admin1

为您推荐

广告

广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21-888888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533638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